真心难做
2018-12-08 11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当我回来的时候,姑母像一个迟暮的老人一样,躺在摇椅上,嘴里模糊的念着几个词他从来没有这样的,再怎么生气也没有跑出去,他没有。我大概就知道了情况,姑母和姑父。

正想着回去,转头的时候,看到拐角处姑父的影子。于是立即追了上去。过了一个红灯,就看见姑父进了一家宾馆,姑父怎么会去宾馆?要是离家出走可以去朋友或者同事家里住两天啊,怎么会奢侈的住宾馆?这和他一向的作风不一样啊。我悄悄的跟着过去,看着他上了房间,然后在柜台问到了房间号,随后找到了姑父开的房间,敲了两下,姑父开了门,看到是我,并没什么惊讶的感觉,把门开了便让我进去了。我张了张口,想问些什么,姑父摇了摇手,并没说什么,我就坐在了沙发上,也没开口说什么。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,姑父走过来,说让我回去,去照看姑母。我站了起来,看了他几眼,然后转身回去了。

姑父没回答我,就挂了电话。我急着回拨电话,他又是不接。我叹了口气,我这个小侄子夹在中间,真心难做。想想回去怎么和姑母解释,至少该让她放心。

也许是夏天的炎热,把人的心情也压抑的异常沉重,也许是姑父上班遇到了烦心事,也许是路上看到了不顺眼缺关不了的事,总之,这一切的一切,导致了今天的姑父,大动肝火,姑母习惯性的贴好黄瓜,躺在摇椅上,像顺口溜一样的吐出几个字。平常时候姑父都是拿着一杯水,坐在书房的椅子上,一边喝水,一边敲打着电脑。可今天,姑父意外的没有开打电脑,而是手里拿了把纸扇,一直呼呼的扇着,仿佛憋了多大的气一般。忽然,姑父拍了下桌子,桌上的书本以及鼠标垫子都摔了下来,姑妈在外面一听,顿时来气了,便开始多说了,甚至于说了一些比较重的话,什么在工作上受气了,跑回家里来撒气,姑父听不过,打开书房的门,和姑母争执了几句,姑母噌的一下来气了,话更加难听了,于是乎,吵了起来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。终于,姑父战败了,转身回了书房,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瘫软在椅子上,本以为这场战争已经完结了,没想到,姑母的机枪又开始对姑父扫射,姑父的阵地顿时被击破,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邪火,他噌的站了起来,头一次离开了他从不离开的岗位,摔门而去。姑妈当时就楞了,往摇椅一躺,脸上的黄瓜掉了一地。

又吵架了,主导这场战斗的依旧是我的姑母。姑母这个人就是这样,就是喜欢骂骂咧咧,虽然刀子嘴豆腐心,但有些时候,没受过教育的姑母蹦出一两个字是特别伤人的,无论于我,或者是姑父。我蹲坐在一边,抚过她半白的头发,安慰着,姑父很快就回来了,不要担心。

我也不知道该去哪找姑父,打姑父手机,打了好几遍都没接,我喜欢被姑父干 姑父的弟弟叫什么?姑父从来不这样的,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?怎么会闹的离家出走,虽然很不想用这个词形容,但,这却是事实。就在我漫无目的的在市区乱逛的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。我一看,是姑父,接了手机就立马问姑父在哪?姑父显然不想让我知道他在哪,弱弱的问了下姑妈怎么样了?我没好气的回答他,说姑妈没事,我让她在房里休息。然后问姑父,怎么回事?干嘛生那么大气,至于跑出去吗?

一地的狼藉,和半遮掩的书房门,正躺在摇椅上的姑母,脸上的几瓣黄瓜摇摇欲坠,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吵架了,也不是第一次吵得这么凶,可是,这是第一次他摔门而出。姑母叹息着,手在脸上一抹,把薄薄的黄瓜片从脸上拨到了地上,都说女人到了一定年龄,一定得注意保养!为什么?不就是因为自己老公在外面混迹,见的太多漂亮小姑娘,回到家里,谁还能面对家里的黄脸婆?可是姑母家的家境并不是很好,勤俭持家的姑母为了能多省出开支,没有像其他的人一样,买什么昂贵的化妆品,整天面对这烟火缭绕的厨房,再好的皮肤,也受不住油烟的熏陶。我喜欢被姑父干 姑父的弟弟叫什么?于是,为了姑父面对自己的眼光,姑妈开始学电视上的人,买黄瓜切片敷脸。这也没什么,可是到了姑父眼里,这却是一种浪费,黄瓜贴过脸之后,谁还敢吃?而且年复一年的看着姑母变老的容颜,已经成了一种自然性的惯性,而姑妈的贴黄瓜,自然而然的引起了姑父的反感。

姑母并没有问什么,我告诉她姑父没事,暂时住在别人家里。等气消了就好,姑母就回房了,只是,看她的背影,似乎,又老了几分。这样的情形,一直过了三天,姑父终于回来了。

姑母忽然想起什么,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茫然的走向外面,我急忙拉着她,我知道她想出去找姑父,可是她现在这个状态难免会让街坊邻居看到,影响毕竟不好。我将姑母推回家,拍着胸脯保证,一定找到姑父,让他回家。姑母这才安心,然后像是丢了魂儿一样,我这边担心,那边也担心,看着姑母回了房间,我拿了手机和银行卡就出门了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h-yuy.cn香港王中王中特网,香港2码中特期期,六合彩主页版权所有